english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深圳市信宇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凯发官方网站

发布时间:2021-04-30    作者:    浏览数:17

前言
“赌”,是对不确定性的敬畏与笃定;“狂”,则是对自我的极致发挥。
01 宁德时代,现实主义
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四个大字——“赌性坚强”
如果你认为宁德时代只是一家动力电池制造商,那就有失偏颇了。
曾毓群在发动一场不见硝烟的“能源革命”,也就是说,瞄准的是所有关于能源转化的产业,汽车动力电池只是其中的一个分支而已,外界却误把这个分支当成了躯干。
宁德时代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新能源会逐渐取代传统能源这一逻辑上。诚然,当下的主流能源依然是污染性较强的化石能源,这也就是“赌”的最大魅力,对不确定性的拥抱,力争成为历史的弄潮儿,而不是跟随者。
曾毓群曾表示:“我不是很想把我们自己定位为全球电动车电池的制造商,因为把电池装到车上,这是我们的基础,但我们不想被定义成这个。”
在宁德时代的长期战略中,汽车、机器人、仪器设备等凡是会动的,都需要能量支持,都需要一个高效而清洁的储能器件,宁德时代都会涉足其中。
当下最要紧的是,以动力电池尽快取代掉这种移动式的化石能源,实现新能源汽车对燃油车的取代。
曾毓群经常对外声称:“电池企业在新能源汽车时代依然是汽车的底层,是基础而不会成为主导者和话语权企业。”
其实,对宁德时代这样的巨头来说,在对下游车企供货谈价这件事上,没有话语权是不可能的。
这不仅是宁德时代的自谦,更是对现实的深刻理解。
在曾毓群看来,那些新能源车企,无论是倒闭破产的、还是销量不菲的,都是宁德时代的衣食父母。
曾毓群表示,“我们是提供一个给他们跳舞的平台,我们是砖头。”
虽然以2020年的出货量来看,宁德时代毫无疑问是稳坐全球的一把椅的位置,但韩日的那两家电池厂商(lg化学、松下)一直紧追不舍,而且越来越多的大型车企也把手伸向了电池领域。
第一的位置能保多久?曾毓群心里的那根弦一直不敢松懈。
这并非宁德时代居安思危,的确是因为身处的行业变数比较大,近一点的,2020年的前半年的装机量就被lg反超了;远一点的,2017年以前一直都是比亚迪领先于宁德时代,而且松下的实力也不弱,甚至在2014-2016连续三年称霸全球。
宁德时代未来也会在储能跟发电领域发力,尤其是与新型的太阳能电池方面结合,把固定式的化石能源批改掉,简单点来说就是让电厂不再依赖燃烧煤炭来发电。
宁德时代不会跟风去造车,也不会跑到乘用车的自动驾驶里面,这些都是“禁区”。
有所为,有所不为。其实,曾毓群早就把这笔账算清楚了。目前新能源汽车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作为上游的供应商,首先是以单个产品的角度来看,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毛利是26.50%,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整体毛利率是在20%以下的,只有特斯拉除外。
另外宁德时代的全球市场份额这么大,未来还会继续扩大,单个产品的毛利又高,to b 的钱赚得容易且多,何必去费力造车呢,得不偿失。
为了进一步提高毛利,宁德时代的想法很现实,就是继续往上伸手,整合上游的金属资源,比如锂、镍等。先是投资2.63亿元人民币收购澳洲的pilbara公司来加强上游锂矿资源储备;然后又投资50亿美元在印尼建厂,抢占镍矿资源。
曾毓群就曾坦言:“矿山,我看着是很兴奋,从挖矿到这个钻探到碎矿石到用矿石,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智能无人电动化,这样子的话既节省成本,减少排放,又可以保证安全。”
曾毓群的办公桌后面还挂了一幅字——“溥博渊泉”。这句话出自《中庸》,“溥”就是普遍的意思,多而满叫溥,“博”就是广大之意,渊泉形容思虑深远。诚如曾毓群所说,赌是脑力活,要有深厚的积淀才有赌的资本。
02比亚迪,冒险精神,浪漫主义
比亚迪的创始人王传福与曾毓群一样都是电池科班出身,正儿八经的技术男。
与曾毓群不同的是,王传福虽起于电池,但后来放飞到整车与汽车零部件(除了轮胎与玻璃),还蚕食手机部件,甚至疫情期间连口罩都自己造了。
(来源:比亚迪2020财报)
不管是高端的车载芯片,还是低端的口罩,或许在王传福看来,万物皆可造,敢想敢干。
自1995年拿到第一笔投资之后到2002年,王传福用了7年时间在电池领域已经做到了国内第一、世界第二的位置,同时也通过资本运作,成功在香港上市并获得大笔融资。
同样是2002年,比亚迪已经在上市敲钟,那时宁德时代还没出生呢,其前身atl却为了融资卖身给日本tdk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最后成为一家傀儡企业。
相比稳健老练的曾毓群,王传福身上有股的冒险精神。
芒格曾把王传福描绘成身上兼具爱默生和韦尔奇的混合气质的技术&商业怪才。他觉得“爱默生擅长解决科技难题,韦尔奇则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两样王传福都行”。
1993年,王传福从小道消息得知,日本宣布将不再生产镍镉电池,这将引发镍镉电池生产基地的国际大转移。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决定生产镍镉电池,马上搞起。
在镍镉电池领域站稳脚跟后,王传福又瞄准了镍氢电池的研发,1997年开始大批量生产镍氢电池,那年销售量达到1900万块,一举进入世界前7名。
2000年,王传福不顾非议,毅然投入巨资开始了锂电池的研发,苦心孤诣构建的“电池王国”初具雏形。
从镍镉电池到镍氢电池再到锂电池,比亚迪在电池版图不断开疆拓土。
2002年,比亚迪高歌猛进,销售收入达到25亿元,利润6.58亿元,又在香港成功上市,钱袋子丰满。
企业有钱了就会“任性”,就希望做更多的事情,那时候比亚迪还年轻,野心很重。
王传福开始物色下一个战场,希望可以找一个门槛高一些、玩家少一点、竞争不太激烈且市场潜力和生存空间都较大的领域。
手机肯定不能做,因为不能和下游客户竞争;家电不能做,因为竞争太过激烈;房地产不能做,因为门槛太低,只要有钱都可以进,最终敲定了汽车行业。
说干就干,2003年1月,比亚迪收购秦川汽车,后正式更名为比亚迪汽车有限公司。
那个时候,业内外不看好比亚迪进入汽车业,更不看好电动汽车,连美国通用都放弃了电动汽车,王传福冒险精神里面有独到的前瞻性判断:
“ 动汽车的关键是电池技术,随着锂电技术的日臻成熟,电动汽车市场的能量将很快在两三年后彰显出来!而比亚迪的主营电池业务还有两三年的持续增长期,其电动汽车锂电池技术正当其时。收购秦川,意在构筑汽车电池产业化的平台,同时抢占电动汽车市场的先机。”
2003年的时候,王传福给出这样的预判——“在电动汽车的制造上,我认为我们中国会走在前头,中国有大的电池的生产基地,有发展的条件。”如今得到应验。
如果2003年是新能源汽车群雄逐鹿、飞速发展的阶段,那么电池霸主的比亚迪还会坚持造车吗?这就不好说了,因为这个逻辑就可以参考宁德时代不造车的原因。
2003年,比亚迪在新能源的战场上是孤独的,电池的产能浪费了也是可惜,还不如赋能给下游汽车呢,因此在产业链延伸,进军汽车这个赛道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事。
这一延伸,就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在汽车各个零部件进军。
面对这样的一位技术狂人,你想卡他的脖子是很难的。
众所周知,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是电池、电控与电机。其中电控部分的核心部件就是igbt,俗称电力电子装置的“cpu”,2005年,igbt国内90%的市场被英飞凌、三菱等行业巨头垄断,王传福一声令下,搞起。
历经四年奋战,2009年比亚迪推出国内首款自主研发的igbt芯片,打破了国外技术封锁。
如今的比亚迪半导体主要业务覆盖功率半导体、智能控制ic、智能传感器及光电半导体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拥有包含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和下游应用在内的一体化经营全产业链。
比亚迪的半导体地位可见一斑。
2020年,比亚迪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拟分拆上市,同时又正式成立弗迪系零部件公司(包括弗迪电池、弗迪视觉、弗迪科技、弗迪动力、弗迪模具),不久的将来这些子公司大概率也是要分拆上市的。
如果以上都实现的话,比亚迪旗下的上市公司恐怕要在5家以上了。
一位比亚迪的内部员工曾透露,“我在比亚迪5年了,感触颇深。王传福的办公室就在集团大楼的二楼,是透明的。其实不仅是他的办公室,几乎所有办公室都是透明的。部门经理和几十个员工在一间大的办公室办公,很安静,氛围很好。”
机制透明,信息透明,人心透明,这对一家30万人规模的企业来说无比重要。
没什么不能见光的,这便是王传福的浪漫主义。
03 未来孰技高一筹?
大企业之间的过招儿就不用拿财务数据了吧——俗。
比亚迪瞄准了整个汽车的上下游产业链,除了轮胎与玻璃(可能是毛利低的缘故)没有涉足,其他均已布局,如今业务已经涵盖电池、整车、半导体、手机部件合计4大板块。
宁德时代,依然是在能源板块的佼佼者,深耕再深耕。
一个是野心大,一个是恒心强,如果将二者比划比划,那就只能是电池板块了。
关于电池,比亚迪是花了1/4的力气与时间,宁德时代是花了100%的精力,宁德时代反超也是合乎情理的。王传福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2016年比亚迪动力电池的出货量高达7.4gwh,占出货总量的26%,位居行业第一位,宁德时代的出货量为6.7gwh,位居第二。
那个时候,二者技术上已经难分伯仲了。宁德时代是在产能上卡了脖子,受制于资金流的紧缺,无法扩大产能,因此出货量就输给了比亚迪。
关键时刻,15位机构投资人以3.14元/股的价格增资716.6万股并以贷款的形式借给宁德时代29.78亿元解决了宁德时代的燃眉之急,摁下了了反超的按钮。
2017年的出货量,宁德时代逆袭成为国内第一,随后二者差距越来越大。
2020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全球市场份额为26%,比亚迪则为6.6%。主要是比亚迪都自家用了。随着“海洋系列”的车型量产,比亚迪的电池产能如果上不去,那么这个市场份额还会继续降低,零部件总是先留给自个用的,有剩余的才会外销。
期间,二者还在针刺试验方面有过争执,这场争论,本质是动力电池话语权之争。
比亚迪推出刀片电池,宁德时代又推出固态电池的概念,华山论剑不罢休。
市值方面,以4月14日的收盘价来看,宁德时代为8060亿元,比亚迪为4891亿元,一目了然。但如果比亚迪加上未来子公司的市值,还真就不好比了。
结语
随着新能源的继续推进,宁德时代还会继续豪“赌”,比亚迪依然会疯“狂”,谁是新能源最亮的星?拭目以待。
推荐文章

1月动力电池装车量数据出炉,同比大增89.6%!

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今日早间发布的最新数据…

1月动力电池装车量数据出炉,同比大增89.6%!
2022-02-22 more details

新能源汽车去年产销超350万辆

新能源汽车去年产销超350万辆

新能源汽车去年产销超350万辆
2022-01-19 more details

2021年动力电池装机量top10

2021年动力电池装机量top10

2021年动力电池装机量top10
2022-01-15 more details

> 公司:0755-84611586

> 传真:0755-84611589

> 售后专线:4008855199

> 邮箱:xyr@xinyuren.com

>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回龙埔社区鸿峰(龙岗)工业厂区2号厂房

凯发官方网站
© hyticon 2022 深圳市信宇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
网站地图